露凝香:一个梦想中的百年火锅

2018-01-27 14:49:52  来源:丝路商网  点击量:44793

摘要:消失了十年,一度叱咤重庆火锅市场的露凝香疗伤十年,似乎已经准备好了复出。这个在梦想中坚持成为百年品牌的奇迹是怎么发生,又是怎么华丽升腾与一夜崩盘的?

“我不想让‘露凝香’再次受到伤害。”露凝香品牌创始人黄世雄像一个受伤的父亲,眼底半是心疼半是温柔。他坐在逆光里,语气缓慢平和地继续说:“露凝香就像我的亲儿子”。


露凝香火锅在它的诞生地重庆已经消失十年了。即使2008年曾短暂复出,却未激起丝毫波澜。


这个“受伤的小孩”也曾风光无限。它从3张灶台做到后来的6家直营店,100多家加盟店,7个食品厂,无形资产达到1.3亿元,还浩浩荡荡打造了露凝香美食城。年轻的黄世雄像匹脱缰的野马,把“上市”作为露凝香的奋斗目标。与所有英雄故事的惯有情节一样:独霸一方的露凝香遭遇内忧外患,2003年一夜崩盘,接着在重庆缓慢消失。


消失,对露凝香的名誉打击可谓深重而长远。它曾长时间存在于人们的饮食生活中,而后却彻底消失。露凝香被遗弃在记忆的尘埃里,现在年轻的一代几乎没人知道它。而遁出“江湖”后的黄世雄似乎销声匿迹,但他说十年来从未放弃过露凝香。看着十年风云突变的餐饮江湖,黄世雄步步谨慎。如今,十年疗伤期已过,他觉得露凝香已经准备好了。


天赋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重庆市内的饭馆很少,一个小地区仅有两三家。饭馆面积不大,几张木质方桌,菜品少得可怜。桌子是洗不出颜色的白,布满一条条细纹,脏了用刷子蘸水沿着纹路刷。一个小孩常跟着父亲进出饭馆,这在那个时代属于奢侈行为。一盘花生米、一盘荤菜和一瓶五加皮是父亲的标配,父亲会倒点花生米在桌上,拨到小孩面前。小孩吃着花生米和荤菜,看父亲呷着小酒。这个小孩就是黄世雄。


长大后的黄世雄创办了露凝香火锅,成为重庆市最早一批火锅个体户的代表。最豪气的时候,他把半条街都打造成属于露凝香的美食城,周围短暂飘着“露天凝结的香味”。


黄世雄说父亲是个超级大吃货,想吃的东西,没钱把衣服卖了也要去买来吃。“我看到父亲卖过几次衣服。不过我们是肯定很高兴的,因为又有好吃的”。三十几年后,当黄世雄再忆童年,除了调皮捣蛋,最深的记忆还是关于“吃”:父亲常带他们下馆子,家里一个月会煮一次火锅,小面也常做。在那个物资极度匮乏、果腹尚且困难的时代,黄世雄没饿过肚子,日子过得还算“可以”。


黄氏一家在“吃”上毫不吝啬,也曾几度通过“吃”来提高生存质量。1960年,黄世雄的父母开了一家火锅店,命名“黄火锅”,一年后被收公;过了几年又打苞谷泡(爆米花),这个当时被外国人形容为“粮食膨化机”的黑机器“嘭嘭”的爆炸声几乎让所有小孩感到兴奋。可更多的时候,黄世雄的父母做着零工。直到1978年底,父母才又开始摆摊,卖着小面、炒菜和冷酒。半年后,“黄火锅”终于又回来了。这些经历都部分构成黄世雄对饮食的最初印象,也潜移默化影响着他对食物的更高要求。


而今,黄世雄已年过五旬,在饮食行业浸淫三十五载。饮食行业对于他,是不可抗拒的兴趣所在,而后又与生命交融在一起。就像一根不小心嵌入手中的刺,你很难将它拔出来。但即使成功拔出,也会伴随钻心的痛。


崩盘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一个“万物复苏”的时期。1979年,黄世雄的父母又将“黄火锅”在重庆石坪桥重新开张。隐匿在一条小巷子的黄火锅开业之初仅有三张灶台,正常情况下只能容纳三桌客人,不过显然供不应求。黄世雄现在还能记起当时黄火锅外面的门庭若市:人们愿意搭桌子在外面吃,即使下着细雨,也会戴着斗笠继续吃。


1981年,黄火锅一个中午就能卖300多元。1985年,家里唯一的知识分子黄世雄从电大毕业,第三年开始全面接手家族事业,第一步就是把“黄火锅”改名为“露凝香火锅”。这在当时争议颇大,取义于李白《清平词调》里的“露凝香”很难让人将其与火锅联系到一起,不过黄世雄却坚持这“露天凝结的香味”是对这个未来品牌企业的最佳诠释。


接下来的日子,“露凝香”果然朝着黄世雄所期待的方向越变越好。接手露凝香后,他只用了一年时间就把父母的存款从1985年的2万多变成了50万元。1988年,他又建成了马王乡底料厂,每天的销售额达到十余万元。九十年代,露凝香最辉煌的时候拥有6家直营店,7个食品厂,为了加速扩张,黄世雄提出了零加盟的经营方式,不到一年,露凝香就拥有140多个加盟商。


露凝香在不断发展的时候,家族矛盾却与日俱增。黄氏三兄弟合伙成立露凝香食品有限公司,而弟弟却因为无法像过去一样随意提钱,一直稀释自己的股份,最后选择从公司退股,签下“退股协议”,独立经营。黄世雄当时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份“退股协议”是个隐形炸弹,会让“露凝香”陷入一场长久的纠纷之中,直至崩盘。


如今的老重庆可能对当时杨家坪两个紧紧相挨的“露凝香”尚有印象:露凝香火锅城的老板是黄世雄的弟弟,而“露凝香美食娱乐城”是黄世雄的。一年之后,弟弟的火锅城倒闭,兄弟反目。


“问题就出在退股协议上,公司法里,不能退股,只能转股。”黄世雄说弟弟抓住这个漏洞,又以此为由想要回股份,并多次做出过激行为。黄世雄没有办法,终日躲着弟弟,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p#副标题#e#


除了内忧,黄世雄还不得不面对露凝香的外患。零加盟一提出,全国各地涌来许多加盟商,而实际的露凝香并没有达到足够接纳这些加盟商的能力。加盟商的资质来不及考察,底料厂也根本生产不过来,员工吃回扣等各种问题渐渐凸显。由于几个食品厂每年的投资很大,露凝香将所有流动资金和加盟的钱全部投到工厂里,资金链出现断裂,露凝香2001年开始负债。


但家庭股权纠纷并没有因此停止,反而愈演愈烈,再加上债务问题,法院查封了露凝香部分资产。黄世雄认为法院处理不适,扯下封条,法院以“拒不执行”为由对其进行司法处置。2003年,黄世雄被迫离开露凝香。灵魂人物一走,露凝香立即垮掉了。


对于包括黄世雄在内的许多曾经的餐饮界大佬来说,2003年仿佛注定是一个关口,会把许多东西留在过去的时光里。饮食江湖需要重新洗牌,而他们也需要重新审视自己。


江湖上的“黄某人”


黄世雄是个怪人,善良却稍显决绝,耿直豪爽又小心翼翼,嫉恶如仇却不拘小节。他不敢杀鸡,也不会杀一切家禽,可是他却敢用手摁死老鼠。死在他手上的老鼠很多,他研究出老鼠喜欢沿着墙壁按原路返回且鼠目寸光的规律,等在墙角最容易逮住它,然后用大拇指和食指摁住老鼠颈部,只要一使劲儿它就一命呜呼。“老鼠是坏的,我敢杀。”这种性格,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他会成为一个成功的人而非成功的商人。


黄世雄还拥有某些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特异功能”。比如,他能用舌尖尝出菜里的调味比例,精确度奇高。又比如,他虽然不敢杀鸡,却在1978年就能做出让同学至今赞叹不已的“棒棒鸡丝”。黄世雄是知识分子里面做菜最好吃的厨师,又是厨师里面学历最高的人。


关于老板性格,员工们有另外的说法。跟了黄世雄十几年的员工告诉记者,黄总是一个耿直的人,与一般商人不一样。所以他们愿意跟着他,即使蜗居在一间三室一厅的老式居民楼。


没错,黄世雄现在的办公区是间三室一厅的居民楼。客厅被改造成了露凝香产品成列区,简单整齐。货柜上面堆放着关于露凝香的各种能够看得见摸得着的荣誉,包括《旅游新报》颁发的“2012年度最深受消费者喜爱重庆旅游食品”。奖牌太多,以至于不得不几个几个叠在一起。


在黄世雄不大的办公室里,会客桌被一副茶具占得满满的。他就是在这里一边喝茶一边回忆往事。过去几十年的经历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里仿佛又再过了一遍。


黄世雄说他心里希望露凝香能够再次崛起,他认为露凝香有许多优秀的东西还没有发挥出来,因此不能就这样留在过去。十年来,黄世雄也为此而努力。露凝香崩盘之后,一个香港公司的老板找到他,想与他在深圳发展露凝香品牌下的“太官羊”系列。磨合很久之后,黄世雄依旧认为他们想法无法达成一致:应该针对北方的太官羊怎么能在深圳起步呢?项目就此搁浅。2006年,两个露凝香的老员工找到他,希望重振露凝香,黄世雄不懂得拒绝,十年来找他帮忙的人不计其数,只要能办到,他从不会拒绝。于是在重庆南坪又看到了“露凝香火锅”,黄世雄只负责菜品的开发和管理。可是后期依旧出现了矛盾,和亲兄弟合作尚且如此,更何况外人。黄世雄决定再次撒手。


露凝香走在一条屡败屡战的道路上,黄世雄却在这十年不断的尝试与失败中变得沉稳,变得能忍受。以前张狂的他总是脚不沾地,风风火火来去自由,现在的他步子显然沉稳很多。他觉得一步步踏踏实实的走比较安全,“一个人跑得越快,突然来的外力越容易将他推到。”这对伤痕累累的露凝香来说显然不安全。


不过现在的他却不把“上市”作为露凝香的奋斗目标。“我希望露凝香能够成为一个百年品牌。”黄世雄在采访中几次提到,这种细水长流的感觉更适合露凝香。黄世雄制定了三个五年计划,他认为露凝香有这个能力和底蕴成为一个百年品牌。


新玩法


露凝香下个月要推出一款面向全国的新产品——三超方便火锅。


黄世雄明白,露凝香想要再去与其它火锅大佬竞争似乎不太现实,而他也没那么大的财力支付高昂的门店成本和人力成本,所以露凝香品牌下的产品现在都走“礼品路线”。而马上要推出的方便火锅,黄世雄则把目光瞄向电商。旧时代的露凝香火锅想要一些适应市场的新玩法。别怀疑“廉颇老矣,尚能饭否”,黄世雄可时尚着呢!


作为重庆餐饮界的资深前辈,黄世雄太了解这个市场了。他知道每一家餐饮企业的优势劣势,也了解行业发展的方向和空白领域。方便火锅的想法由来已久,就像八十年代他看到人们想要带走火锅底料而萌生做底料的想法一样,去外地的重庆人或者外地的本地人如果想吃正宗的重庆火锅怎么办?现在只需要提前在网上轻轻一点,锅碗底料,配菜佐料都会在最快的时间快递到你家。


黄世雄介绍,届时会将所以的菜品和套餐都挂在网上,原料绝对新鲜且质量第一,露凝香的肉制品是理论和技术结合得最好的典范,且原料都是上乘。黄世雄是个偏执的人,始终怀念上个世纪菜品纯正的年代,所以对肉制品原料的要求近乎苛刻:买鸭肠要一根一根买,不能称按斤称;为了选到好的牛肉,他去到全国各地包括西藏考察。按他的话说:“我只要最好的”。


黄世雄手中有好几个露凝香品牌的成熟项目,但是他不会一次性全推出来。“我宁愿五个店配合一个店,不会全部一起发展。”如果方便火锅在网上试水成功,黄世雄会考虑在线下开体验店。而露凝香最后要实现的,是标准化生产。“就跟肯德基麦当劳一样,我会将菜品、原料、加工完全标准化。”


黄世雄对于露凝香的规划充满信心。他和露凝香本身的能力我们毋庸置疑,但是面对纷繁复杂的饮食江湖和无法预知的市场变化,又免不了对露凝香的未来之路充满担忧。记者在采访中问及黄世雄,能否再次接受失败?黄世雄思考几秒后笃定的说:“我能接受失败,成功只是一个阶段性的结论。对社会、对自己热爱的事业和追求的信仰有所努力和实现,那么它就是一种贡献”。


几天后,露凝香老员工有个大聚会。黄世雄说这并不是因为露凝香的复出而刻意为之,


而是大家都很想念,想念彼此,想念露凝香。十年来,旧时代留下的印记和伤痕在露凝香身上慢慢褪去和痊愈,她似乎真的要回来了。


上一篇:退伍兵每天深夜造铁锅,一年卖了2000万!
下一篇:有机猪肉的新商机
热新闻
官方微信

扫一扫,关注我们

最新评论
电子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