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的“丝路行”

2019-05-31 17:22:53  来源:陕西网  点击量:20477

临近夏收,合阳县王村镇中王村连片的麦田里,麦子已蹿到近两尺高,到6月初就该收割了。对庄户人来说,这是一年当中“龙口夺食”最为关键的时刻。但望着自家麦浪翻滚的金色田地,吕永红和吕彩勤两口子的心早已飞到了3200多公里外的新疆塔城。

看到父母突然出现,吕凡毅激动不已。他用粗糙的大手给妈妈擦去泪水。

5月28日,在塔城火车站站台下的线路上,刚刚结束尾板安装、锚固等收尾工作的吕凡毅和工友们就地吃午饭。

五月三十日,列车行驶到玛依塔斯风区时,吕凡毅为父母讲述起在这里施工的情形。

5月30日,吕凡毅和父母在克塔铁路的首发列车前合影。

5月26日,在合阳县王村镇中王村的家中,一想到过两天能见到儿子吕凡毅,吕彩勤就会发出咯咯的笑声。

坐在飞往塔城的飞机上,吕彩勤盯着舷窗外试图寻找儿子吕凡毅参与建设的火车线路。

5月28日,拎着大包小包的吕永红和吕彩勤两口子抵达离家3200多公里外的新疆塔城。

利用饭后的一点休息时间,吕凡毅带着父母参观了他参建的克塔铁路。 本版照片均由本报记者 赵晨摄

临近夏收,合阳县王村镇中王村连片的麦田里,麦子已蹿到近两尺高,到6月初就该收割了。对庄户人来说,这是一年当中“龙口夺食”最为关键的时刻。但望着自家麦浪翻滚的金色田地,吕永红和吕彩勤两口子的心早已飞到了3200多公里外的新疆塔城。

原来,他们25岁的独子吕凡毅大学毕业后干的第一个工程——克拉玛依至塔城铁路(以下简称克塔铁路)5月30日正式通车了。工程建设了3个年头,儿子吕凡毅只是在2018年1月回过一次家,掐指一算,吕永红两口子已经快一年半没见儿子了。

“凡毅在电话里流露过希望我和他爸走一趟‘丝路’,到新疆、到他工作的地方看看的意思,但是,杂七杂八的事和3200多公里的路程,让我们一直下不了决心。”妈妈吕彩勤说,“眼看铁路马上通车了,加上上个月我家彻底摘了贫困帽子,我们又高兴又激动,就商量趁农忙前这几天去新疆看儿子,看他修的第一条铁路。”

5月25日,他们订了27日飞往新疆的机票。

A 流淌在“丝路”上的思念

在中王村最南头的一排房屋中,和别人家气派的白瓷砖小楼相比,吕永红家陈旧的灰砖平房显得有些寒酸。前多年,因为吕永红的母亲患中风半身不遂,媳妇吕彩勤要在家照顾,加之儿子吕凡毅上大学后花销大,经济困难的他家被定为贫困户。

到2017年,吕永红两口好不容易将上大学的儿子供出来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儿子一毕业就被招进中铁一局新运公司,分到了离家3200多公里之外的克塔铁路项目部工作。

从此,父母和儿子被“分隔”在了“丝路”上相距遥远的两个点上。父母在丝路的起点,儿子则在边疆重镇塔城,平时只有通过视频才能够“见面”。

懂事的吕凡毅知道家里经济困难,月月都给爸妈寄钱。他说:“我在这儿挺适应的,领导、师傅和工友都对我很好……”

吕彩勤说:“儿子知道我们放心不下,电话总是报喜不报忧。可是,今年2月6日,一则央视新闻让我彻底‘泪奔’了。”

“您现在看到的是正在建设中的新疆克拉玛依至塔城铁路……”在冰天雪地的画面上,100多名铁路建设者正在零下25摄氏度的魔鬼风区施工,其中就有吕凡毅。施工现场滴水成冰,强风吹雪。尽管吕凡毅戴着厚厚的护耳棉帽,可是帽子两端仍不断被大风卷起。“希望爷爷奶奶保重身体;希望老爸多理解一下老妈,因为老妈一个人在家操持家务也挺不容易的;希望一家人和和气气、开开心心、健健康康……”听到儿子的新春祝福,看到儿子的工作场景,吕彩勤大哭了一场。

“别人都高兴地打来电话向我们祝贺,说儿子上《新闻联播》了,可是,我这个当妈的看到他工作环境那么艰苦,心疼啊,当时就觉着花不下去儿子挣的每分钱了!”吕彩勤红着眼圈说。

B 让儿子尝到“妈妈的味道”

自从开启了“丝路行”的倒计时,吕永红两口就一直在忙活。

想着儿子爱吃面食,5月26日中午,吕彩勤在面缸里舀了十几勺面粉,准备发面做锅盔。为了让锅盔有儿子熟悉的“妈妈的味道”,她特意给面里放了6个鸡蛋,倒了一些菜油,并放入芝麻、盐和花椒叶。

对了,儿子还爱吃当地的特色小吃踅面。和完面,吕彩勤又骑着摩托赶到县城警南巷的王村踅面馆采购。

踅面,就是烙熟的荞麦面,吃时用开水烫一下就可以,有人说这是我国最早的“方便面”。相传西汉高祖三年(公元前 204 年),汉淮阴侯韩信在合阳黄河边的夏阳渡用木罂渡河活捉河东魏王豹时,为解决10万军士吃饭问题而发明此面。

“我儿子在新疆修铁路,也像打仗一样,吃了踅面,干活更有劲了,肯定能打胜仗。”吕彩勤边笑着说,边拿了10袋踅面。

随着我省脱贫攻坚工作的全面推进,吕彩勤手头宽裕了许多,花钱再也不缩手缩脚了。

她告诉记者,现在,她家有了100平方米的搬迁安置房,还发展了新产业——种植花椒。此外,村上安排她在公益性岗位工作,每月有了固定工资。

当天,买完踅面,她还来到县城东北角的搬迁安置小区——万众幸福苑,把自家位于28号楼1楼的新房卫生打扫了一遍。在儿子吕凡毅的房间,白色的家具和水红色的窗帘让房间显得温馨典雅。“这是凡毅小时候最喜欢的毛绒玩具‘愤怒的小鸟’;这是他82岁的邻家奶奶张玉胡给他做的饰物小狗……”擦拭壁柜时,吕彩勤拿起一个个玩具和饰物向记者介绍,言语间满是对儿子的爱。

“我现在最操心的就是凡毅的婚姻大事,他在央视新闻上说要给我们领回一个儿媳妇,可到现在都没兑现。这次去,我要和他爸好好给他说说这个事。”吕彩勤说。

回到家,面已发好,吕永红已烙好了两个饼。但是,吕彩勤说太厚了,不好看,还是她来烙。不一会儿,七八个大小薄厚适中的“高颜值”锅盔就出锅了。

C 塔城,我们来了

要去看儿子了,自己也要捯饬捯饬。5月27日,穿上了淡粉色风衣、戴着彩色棒球帽的吕彩勤和穿着崭新蓝色T恤的吕永红显得倍儿精神。11时多,他们提着一个装满锅盔的纸箱、拎着一盒踅面,从家里出发,踏上了“丝路”之旅。

临走,76岁的爷爷还让给孙子带话:在外面好好干,年轻正是干事业的时候!

47岁的吕彩勤到过最远的地方是西安,这次,则要“飞”到中国雄鸡版图的西北端,别提有多高兴了。

他们买的是两张联程机票。第一段旅程5月27日16∶45从西安咸阳国际机场起飞,20∶25到达乌鲁木齐; 第二段旅程5月28日9∶00从乌鲁木齐起飞,10∶10到达塔城。

加速、起飞,16∶45,飞机准时从西安咸阳国际机场起飞。坐在舷窗边上,吕彩勤兴致勃勃地拿着手机,足足拍了有2分39秒的视频,记录自己第一次坐飞机的过程。吕永红曾在2008年至2012年在塔城的乌苏市打过工,他说,真没想到,儿子踏着他的足迹,也在塔城奋斗了3个年头。

离家3200多公里的塔城位于新疆西北部、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中部,有5个县(市)与哈萨克斯坦接壤。克塔铁路全长271公里,是新疆铁路网奎北铁路的一条支线铁路,它的通车,标志着新疆最后一个没有通火车的地州首府——塔城市融入铁路网。

飞过雪山、飞过戈壁滩、飞过绿洲,28日上午,在乌鲁木齐至塔城的航班上,吕彩勤的心也和塔城市盼火车的老百姓一样激动,盯着舷窗外出神的她,一直在努力寻找儿子新修的火车线路。

10∶10,飞机到达塔城机场。

一下飞机,迎接他们的是湛蓝的天空、刺眼的阳光、清新的空气,还有远处连绵不绝的雪山。

在当地项目工作人员的带领下,13∶45,两口子来到了儿子正在工作的塔城火车站。当天,尽管铁路已铺通了,但是吕凡毅还和工友们在线路上做着尾板安装、锚固等收尾工作。

为了给儿子一个惊喜,两口子没告诉儿子他们要来。他们从站房下来到铁轨上的工地时,吕凡毅正在和10多个工友吃饭。

“儿子——”,随着吕彩勤激动的呼喊声,吕凡毅抬起头,还在愣神的当儿,妈妈就冲过去踮起脚尖抱住了有1米8高的儿子。此时,缓过神的吕凡毅也弯下腰,紧紧抱住了妈妈。吕彩勤此刻在儿子肩头早已泪流满面。吕凡毅则捧着妈妈的脸,用粗糙的大手给妈妈擦去泪水。穿越3200多公里的“丝路”,看着近在咫尺的儿子,吕彩勤好像不相信一样,又一次抱住了儿子,头紧紧靠在他的肩头……旁边的爸爸吕永红,也一直抹着泪。

5月30日,克塔铁路开通的当日,吕凡毅带爸爸妈妈登上了首发的列车。他说,要好好给父母讲讲他修铁路的故事。(记者 李艳)

上一篇:陕西3县(市)入选中国县域旅游竞争力百强县
下一篇:西安展开为期4个月的非法占道出店经营专项整治
热新闻
官方微信

扫一扫,关注我们

最新评论
电子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