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言宏论丨花边细节和语焉不详:“金普会”对朝俄的战略价值

2019-04-27 16:43:12  来源:丝路商网  点击量:22768

这次访问注定不太可能成为一场突破性的双边外交活动,也难以产生强有力的外溢效应。但朝核问题的解决和朝鲜半岛未来的和平、稳定和发展少了俄罗斯参与也是难以想象的。

来源:澎湃新闻

4月25日,在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俄罗斯总统普京(右)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握手。新华社 图

4月2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与来访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俄远东联邦大学会晤。这是金正恩自2011年主政以来首次与俄罗斯总统会晤。而普京也是金正恩自2018年以来,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韩国总统文在寅、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美国总统特朗普、越南国家主席阮富仲之后会见的第六位国家领导人。
其实,从去年开始,普京就连续三次托外长拉夫罗夫等亲信向金正恩传递访俄的正式邀请,但朝鲜对此一直并不特别热切。平壤有礼貌地原则接受但始终未安排金正恩的正式访问,在2018年两国建交七十周年的重要时刻这不能不说是当时的俄朝关系热度不够的折射。如果考虑到朝鲜立国的主要外部合法性来源恰恰是今日俄罗斯之前身苏联,则俄罗斯的主动示好和朝鲜的主动婉拒之间的鲜明对比更为引人注目。联系到2015年金正恩最终也没有前往莫斯科参加二战胜利七十周年庆典的事实,朝俄关系亲近中的疏远是可以直观感受到的。
平壤对于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访俄的节奏似乎也有所考虑,或者更正确的说,这一时间的选择具有极强的致敬和象征意义。因为金正恩的父亲金正日首次访俄恰恰是朝鲜开国元首金日成逝世后的第八年,而他的俄罗斯首访也是在其执掌朝鲜大权后的第八年上。和祖父及父亲一样,这位年轻而位高权重的朝鲜领导人同样在访问过程中反复强调与俄罗斯两国间的传统友谊。俄罗斯方面也充分通过各种礼仪安排彰显莫斯科对俄朝友好传统的高度认可和重视,在马林斯基剧院滨海分剧场举行的文艺活动中,莫斯科-平壤的歌曲作为压轴戏提供了最好的注脚。
这次访问注定不太可能成为一场突破性的双边外交活动,也难以产生强有力的外溢效应。朝鲜半岛事务,尤其是有重回僵局可能的朝鲜核问题能否从此获得正面解决的渠道?恐怕也并不乐观。
接触重要,效用有限
朝俄双方都清楚,这次访问更多是一场彼此都有足够战略需求但又实际效用相对有限的重要接触。
对于朝方来讲,举行“金普会”首先是国际大环境和东北亚地区小环境发生显著变化的直接产物。与2016-2017年朝美双方剑拔弩张、似乎随时可能爆发军事冲突的高度紧张局面相比,2018年是金正恩外交获得全面开花、全线收益的高光时刻。一方面,去年6月在新加坡举行的“金特会”使朝鲜自冷战结束后一直孜孜以求的与美双边直接对话终于化为现实,朝鲜自冷战结束以来的孤立局面不仅有望得到较大程度的改善,甚至有可能迎来难得的和平契机。另一方面,中朝关系开始重归正轨并获得重大进展,朝鲜半岛南北对话的加速也极大地改善了朝鲜在东北亚的安全环境。朝鲜在处理对外关系方面打俄罗斯牌的必要性并不大。
俄罗斯自乌克兰危机以来明显加大了与非西方国家、国际或地区组织的往来,其中最重要的向度是亚太地区,而东北亚则是重中之重。在朝鲜半岛事务上维系和巩固俄罗斯的话语权,既是沙俄至苏联延续至当今俄罗斯的传统,又是国家权力结构中军事安全绝对优先所决定的必然选择。
坦率讲,在朝鲜半岛事务的相关利益方中,俄罗斯的地位和作用大概居于第二层级,稍逊于中、美、韩三方。俄罗斯所能提供的针对半岛安全和发展的公共产品相对都较为有限,因此,俄罗斯可以发挥独特作用,但并非无可替代和不可或缺的主角和核心。
但对于俄罗斯而言,俄朝不能举行类似的高层接触意味着在相关各方的新一轮互动中,俄罗斯有可能沦为类似日本的边缘角色。这种相对作用的降低对于一直致力于维系大国地位的俄罗斯而言,无疑是一个难以接受的比较尴尬的局面。因此,在相当程度上,只要金正恩此访成行,俄罗斯在朝鲜半岛事务上就有了存在度、显示度,可以获得一定的外交收益。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
首度“金普会”的结果,基本上印证了此访象征大于实际意义的事前推测。俄朝的媒体报道都更多地关注了金正恩和普京第一次亲密接触中的晚宴菜单、文艺节目、互赠礼物、祝酒致辞等花边细节,而对合作是否有实质性推进以及具体的工作路线图则语焉不详。双方最终没有发表联合声明等任何正式文件,也足以说明这场气氛融洽的会晤并未生成可以震惊世界的具体成果,普京在记者招待会上的表态也提供了足够的直接证据。
在无核化问题上,普京的所有话语都没有超出此前俄罗斯官方的叙述框架,重复了对和平谈判解决的良好愿望。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普京在谈及是否需要恢复多边机制时明确表示,多边机制可能只有在向朝鲜提供安全保障时才具有必要性,话里话外都在暗示当下尚无此需要。
在经济合作方面,虽然包括俄交通部长、俄罗斯铁路公司总裁、能源部副部长等都参与了大范围会谈,普京也表示需要解决朝鲜劳务人员的问题,支持部分解除朝鲜高度关切的制裁,但同样没有公布具体的会谈成果。相反,普京倒是借此表明了对包括南北双方的韩朝俄三边经济合作进展寥寥无几的些许不满意。拿铁路互联互通来说,朝鲜半岛南北双方终于在今年实现了对接,理论上讲这使得自韩国经朝鲜到俄罗斯的三方联通从可能变成了现实,但迄今并没有任何一次三方联运的试运营,更遑论正式的常规合作。
如果说俄罗斯在安全领域尚可以、也一直在半岛事务方面发挥较为重要的角色,那么其在经济领域能发挥的作用就很有限了。整个后冷战时期,朝鲜和俄罗斯的经贸总额一直在低位徘徊,除了2004-2006年曾连续三年超过2亿美元,剩下各年份几乎都在1亿美元上下浮动,去年受联合国制裁框架限制更是骤降到3400万美元,而同期俄韩经贸总额已达280多亿美元。
所以,历史地看,上世纪80年代朝鲜对苏贸易额一度占其外贸总额60%的局面已一去不复返,俄朝已经不太可能回到苏联时期的经贸合作峰值了。当年朝鲜领导人金正日与俄罗斯领导人定下的2020年双边贸易额达到10亿美元的目标几乎已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极为严苛的制裁条款制约下,朝俄虽然试图以易货贸易绕开现有障碍,但恐怕规模也很难有保障。普京虽然不断提到经贸合作,金正恩也将此作为“金普会”的重要议程,但双方对于两国贸易额的天花板应该是心中有数的。所以,普京所描绘的依然是一种前景和可能性。
必须指出的是,朝鲜核危机暂时告别了高度紧张,或许足以说明朝鲜半岛整体的战略环境有了实质性改善。然而,河内第二次“金特会”无果而终,表明朝鲜半岛的安全局势仍然具有较高的脆弱性和不确定性,不能完全排除从低度紧张重回高度对抗的情境。这样一来,俄罗斯设想的多边经济议程,包括跨半岛铁路、电力和天然气管道等项目,在短期内可能依然难逃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的历史路径。
目的达成,困局难解
外界普遍认为俄朝都有必要利用对方这张牌赢得对美谈判或合作的更大空间,至少这对俄罗斯而言可能过于夸大了朝鲜牌之于莫斯科的重要战略价值。
在朝鲜核问题上,俄美双方哪怕在乌克兰危机以来俄美关系的结构性下沉的不利环境中也始终保持着经常性对话关系,这和彼此在叙利亚、乌克兰等问题上的尖锐对立构成了鲜明对比。
不出意外,普京此次也再次表示俄罗斯与美国其实都希望朝鲜完全弃核,同时又强调双方立场的不同点则在于俄坚持这一进程必须在国际法的基础上落实,而不是由强权政治来决定。这似乎进一步证明,俄罗斯在半岛事务上确实对朝鲜的主权和安全关切有足够的体认与同情,但依然奉行了相对超脱的介入政策,至少莫斯科远没有做好借半岛事务与美对着干的打算,促和谈、促对话、促信任仍是俄罗斯的基本方针。
就在普京和金正恩在大俄罗斯岛(编注:即远东联邦大学新校区所在地)上觥筹交错畅谈友谊之时,俄罗斯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正率领正式代表团在首尔和韩国同行举行工作磋商。结合俄美定期就朝鲜核问题举行工作层交流以及中俄在半岛事务上的密切协商合作来看,俄罗斯在半岛事务上首要目标是确保参与权、避免边缘化,其次才是在此基础上争取利益最大化。在此意义上,“金普会”的基本目的已经达成。
对朝鲜而言,金正恩的符拉迪沃斯托克之行是朝俄重温历史友谊的重要一步,也是朝鲜加强国际伙伴网络的重要一环。借助与普京的会晤隔空向美传话,本身就是此访的重要组成部分。但这样一次越过边境数百公里的简短而必要的访问,还不足以撬动影响朝鲜核问题的关键当事方美国。朝俄谈得再好,也比不上朝美对话取得实质性进展。归根结底,朝美之间的矛盾不缓解,对话欠畅通,互信难建立的困局,不是朝鲜打一打俄罗斯牌或者俄罗斯高调介入一下就可以悉数消解的。对此,莫斯科和平壤均心中有数。当然,朝核问题的解决和朝鲜半岛未来的和平、稳定和发展少了俄罗斯的参与也是难以想象的。在此意义上,“金普会”已经提供了推动未来局势演变的一种新动力。
“杨言宏论”是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杨成教授的专栏,立足于俄罗斯、中亚,放眼全球热点问题。

上一篇:特朗普会晤朝鲜高官后连续两天发声:期待与金正恩2月底会面
下一篇:传美国正考虑 禁另五家中国科企
热新闻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官方微信

扫一扫,关注我们

最新评论
电子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