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丰战役

2019-05-30 16:16:49  来源:丝路商网  点击量:27639

作者:张涵,陕西省作家协会、省散文学会会员

历史总是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揭开它神秘的面纱,把原本的真相与辉煌呈现于世人面前。70多年默默奉献老英雄张富清事迹的公开,也让永丰战役那场艰苦卓绝的历史再次闪耀出它的永恒光芒。

“经济利益的对抗性矛盾和冲突是导致战争的最深刻根源”(马克思)。上个世纪的永丰跟国家的命运一样,当清政府在摇摇欲坠中退出历史舞台之后,北伐混战,自然灾害频仍,人民苦不堪言。仅《蒲城县志》记录:1900年大旱;1914年大旱,饿死甚多;1929-1931年年馑,人相食;1932年霍乱流行,死余玩;1943年大旱,麦歉收;1945年春多风、夏大旱,豆类大麦无收,小麦亩数升;1947年大旱,夏田歉收,秋田无收成。国民政府腐败无能,苛捐杂税居高不下。蒲城各地交农抗税事件此起彼伏,群众斗争如久旱的天空悄然酝酿着雷雨的来临。永丰楼子原村张仓等的刀客武装活动于大荔、蒲城一带,1932年又爆发了永丰晋王“八六”起义,失败后地方民团盘剥打击参与人员。在打压反抗中,永丰地下党组织活动异常活跃,曹春生、马明学、刘永明、刘进学等共产党员发展组织,传播革命火种;张志茂等发起成立了永商游击队等地方武装,频频打击反动势力,一场大的战役无奈地似大雨般在雷声中倾盆而临。

      1948年1 1月上旬,为配合淮海战役,阻止胡宗南集团调兵增援中原战场,收复与巩固澄城、合阳、白水地区,西北野战军前委决定在秋季攻势之后再次发起冬季攻势。

     战争是对垒双方统帅智慧胆识的博弈。作为陕西国民党军统帅的胡宗南,误以为西北野战军已全部西移,遂令驻澄、合、蒲等地部队派出少量部队分股北犯,窥探野战军动态。驻徐水河以北的第二纵队即以359旅包围该敌,以独立第四、六旅进至临皋以西,断敌退路并阻击援军。胡宗南判断西北野战军将在合阳地区发动新攻势,急调各部东援。彭德怀司令员随即把野战军分成左右两个兵团:以第一、四纵队及警备第四旅、骑兵第二旅等组成右翼兵团,于20日向铜川、耀县地区攻击;以第二、三、六纵队组成左翼兵团,隐蔽集结于洛河两侧地区,准备歼击回援的国民党军。

21日,右翼兵团进到铜川东南陈炉镇、薛镇、美原镇附近。第一、四纵队于22日拂晓向草滩、康庄攻击。至14时许,歼第十七师大部及第三军军部两个营,击毙少将师长王作栋等,共歼6105人。 23日,右翼兵团乘胜西进,攻占铜川以东的军台岭、店子坡据点,歼第254师一部,24日炸毁黄堡镇以北铁桥,攻占黄堡镇及火车站。

     西北野战军右翼兵团的积极进攻,使胡宗南认为西北野战军主力在铜川、耀县地区,即以洛河以东的主力第1军、65军等部向铜川、耀县增援;以驻守澄城、合阳及其以南地区的第76军、90军及36军165师开始南撤西调。23日至25日,第76军进至永丰镇及洛河以西的石羊地区,第90军及第165师进至唐家堡、坞坭村地区。驻守豫西卢氏县的第27军31师,亦调至大荔与第90军衔接。此时,向西增援的各军发觉西北野战军在蒲城、石羊之间设伏,即占领洛河东西两岸,构筑工事固守。这时,西北野战军左翼兵团继续等待伏击已不可能,但却形成攻歼第76军的战机。永丰,再次成为一场战争的焦点地区。

25日下午,第二纵队主力奉命向洛河西岸石羊、坡头、曹村地区第76军24师发起攻击,并歼其一部,该师主力则向河东永丰镇龟缩。当晚,第二、三纵队东渡洛河,以第三纵队独立第五旅及第二纵队两个团进至永丰镇以南的楼子塬、韦庄地区,堵击第76军南逃和抗击第90军北援。第二、三纵队主力向永丰镇第76军发起攻击,战斗至26日晚,完全肃清永丰镇外围据点,全军被压缩在东西长600米、南北宽300米的镇内。为保证全歼永丰镇76军,彭德怀司令员果断决定:调第六纵队由山怀里、周家山进至孙家庄、石羊及其以南地区,随时准备策应南面抗击部队或配合第一、四纵队夹歼东援的国民党军;将右翼兵团的第一、四纵队于28日晨自高阳、六井镇附近调至上王镇、罕井、白堤地区,准备侧击由蒲城东援的国民党军;以第二、三纵队集中全力围攻永丰镇。

战争更是对垒双方士兵意志力的较量。我西北野战军经过挖掘坑道进逼镇堡墙下,在猛烈的炮火支援下,于28日3时发起总攻。第二纵队从城西北和北面,第三纵队独立第二旅从西南勇猛攻击,至凌晨1时左右,独立第四旅、独立第六旅和独立第二旅利用坑道爆破、连环爆破炸开的缺口,以云梯登城攻人镇内,张富清等战斗英雄突入敌营,与守军展开巷战,因老城空间狭小、暗堡密布、窑洞地窨交错,英雄们子弹打完就用刺刀,刺刀断了就展开肉搏、牙咬拳打,至29日10时许,战斗胜利结束,全歼敌76军。战斗异常惨烈,敌我双方尸体、马匹填满了护城河,以至于多年后当地人提起这场战役都不寒而栗。

     在野战军攻打永丰镇时,胡宗南为挽救该军被歼的命运,令第90军及第36军165师,由胭脂山(又名远志山)向永丰镇方向增援,遭野战军阻援部队坚决抗击,被阻于永丰镇以南5公里处,除以野炮盲目向永丰镇射击外,始终未能靠近。27日由富平东援的第1、65、38军及蒲城的第17军等部,因惧途中遭受伏击,绕道蒲城以南的党睦镇、龙阳镇,于28日晚抵大荔以北的八岔口时,第76军已被全歼。次日,援军进至永丰、韦庄、临皋地区时,西北野战军已撤出战斗。

      这次战役,西北野战军共歼国民党军l个军部、3个师部、9个团又7个营,计2.5万余人。毙伤第17师少将师长王作栋以下官兵7600余人;俘获第76军中将军长李日基、军少将参谋长高宪岗、第20师少将师长吴永烈、第24师少将师长于厚之、第17师上校副师长张恒英等以下官兵1.7万人。

     永丰战役的胜利,彻底粉碎了胡宗南所谓“重点的机动防御的新战术”,拖住了胡宗南集团,解决了部队粮食问题,为冬季整训创造了条件。12月1日,中共中央致电彭德怀、贺龙、习仲勋等,祝贺西北人民解放军冬季攻势取得的巨大胜利。自此,如两千年前秦收回永丰以东河西之地一般,敌我双方在关中乃至全国的军力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国民党摧古拉朽般地进入了败局。原西北野战军二纵六旅政治部副主任刘英,六旅副参谋长张昱,717团副团长周建生、参谋长游凯6000余名我军指战员也永远长眠于这块热土。

     永丰战役中,荔北、永商等多支地下党领导的地方游击队积极参战,永丰等地群众踊跃支前、带路,捐献粮食牛马物资,为战役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1958年,蒲城县人民政府带领当地人民修建了“永丰革命陵园”,1984年重修陵园时,时任国家副主席王震同志欣然书写了“永丰战役革命烈士永垂不朽”的碑文。

     多年来,永丰乃至蒲城、渭南人民踊跃参军,先后荣获拥军模范县等称号。“真正而持久的胜利就是和平,而不是战争”(拉多夫)。如今,永丰大地绿野平畴、果蔬飘香,人民安居乐业、幸福安康,正以满腔的热情投身于振兴乡村的征程之中。相信像张富清这些健在和长眠于此的英烈们也会心怀释然、为之高兴。

上一篇:散文 |《陌上花开》林清玄
下一篇:夏夜
热新闻
官方微信

扫一扫,关注我们

最新评论
电子报
友情链接